首页 要闻 国内 财经 产经 名企 IT科技 汽车 房产 健康 生活 教育 收藏本站
新闻聚焦 区域经济 科技创新 大众消费 名企 汽车 房产 健康 教育 旅游 时尚 美食 娱乐 历史 购物 图片
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教育 > 正文

别忘了带纸巾——话剧《杜十娘的哥德巴赫猜想》忠告

来源:互联网 编辑:张星彩 时间:2018-04-18

话剧《杜十娘的哥德巴赫猜想》从字面上能传达出两条信息,一是关于一个叫杜十娘漂亮女人的故事,另外一个定是数学之谜哥德巴赫猜想。这原本是八竿子打不着的两件事巧合在一个剧里相遇了,演出地点还是时时刻刻带着点氤氲文艺范的超剧场。他们好像就是一对分手多年的男女,突然就在一个神秘的国度里重逢,接下来他们会有怎样的故事?纠缠还是漠然,这很耐人寻味,值得期待。

其实,这是一出该流着泪感悟的爱情剧,和数学之谜没有丝毫关系,最适合看的还是恋过爱、受过伤、分过手的80、90后,只有真正爱过,又分过,才有资格说有过逼格的人生。谁青涩的时候没爱过几个人渣,谁年少无知的时候不做几件二事,这个风云万变一瞬息的时代哪有那么多的“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男人和女人之间只有爱或不爱,后悔不后悔,别的,一丁点都不重要。

我的邻居是一个从南方移居北京工作的姑娘,偶尔她会站在阳台的夜幕里抽烟,姿势像极了《午后之爱》的赫本,清秀又忧伤。她从南方一所有名的大学毕业,英语专业。如果她选择在二三线城市就业,肯定能找到一个中意的工作,然后每天上班下班,买房买车,结婚生子,生活安逸而平静,而她顶着和母亲翻脸的压力执意独自来了北京。

吴芊芊(刘姝彤饰)

“在北京才有梦想”,说这句话的时候,她深深的吸了一口烟,蓝色的烟圈一点点在她的面前荡漾开来。而她,又低头猛烈的咳嗽了几声,能看出来她学抽烟的时间不长。我问她的梦想是什么,爱情、事业,还是花不完的钱?她对我把爱情摆在第一位不屑一顾,哼了下鼻音,轻描淡写的说了一句:爱情,算什么玩意!

她说这句话的时候,已经掐了烟蒂,正把一颗红色的樱桃塞进嘴里,红色的樱桃汁把她的嘴唇染得通红,性感极了。我笑着问她,你爱过吗?为什么说得这么坚定。她抢过我的话,没爱过,我还是一个处女呢。我没敢再接她的话茬,揪着问她到底是处女,还是处女座?怕一个上完大学四年后还是处女的女孩受伤。她没等我回话就已经扭身离去,她的背影有些冷漠,也有些绝裂。可当时我根本没有觉察到。

刚开始,她每天下班后都会来我家坐一会儿,说一说她工作的情形,她站在我家的二手沙发上把白皙的手卷成话筒状大声说这辈子要挣很多钱,很多钱,多得受不了,所以她不要命的兼职了好几份工作。清早摸黑出门,夜里踏着月亮回来,周末还要去上英语口语班,生活过得很艰辛。有时候她也抱怨,比如工作太多,比如有的时候孤独得想哭,比如做贷款工作的时候会遇到的一些主动约炮的猥琐男,她咬牙切齿的诅咒没完没了的工作和龌龊的男人,她发誓一辈子都不会找男朋友。

这句话没过去多久她就交了一个男朋友。我在楼道里碰见过几次,男人干净、说话彬彬有礼、眉眼英俊,但凭女人的直觉他是一个已婚男。因为,每次见到他俩,他都非常微妙的催她赶时间。真正的男女朋友是有足够的时间糟蹋的,这是个定理。而他总是来去匆匆,借口很多。恋爱中的她丝毫不相信我说的话,还信誓旦旦告诫我,他对她很好,她什么都给他了,他一定会对她好的,一定的。我只好缄口不言。

半年后的一天我在深圳出差,那天下很大的雨,一直下到凌晨,我意外地接到了她打的电话(以前都是微信联系,很少打电话)。她说话支支吾吾,顾左右而言他。我急了,说,你有事直说吧,都几点了,我明天还有个读者见面会呢。

她一下子就哭出了声,大声的告诉我,我把她的一切都说中了。他结了婚,还有两个孩子,他的老婆找人把她打了一顿,还有,她怀孕了。故事狗血至极,可我无可奈何,我一边骂她不争气一边给她转了一万块钱,还打电话要北京的男朋友去接她。

我以为这件事能够给她一个教训,可没过一个月她就从阴霾里摆脱出来,每天画很重的妆,抽很多的烟,精神一下子就亢奋起来,又新交了男朋友。她的男朋友很多,帅的、丑的、瘦的、老的……各式各样的男人都有,时不时的就敲响了她宿舍的小门。他们交往的时间都不长,长的一个月,短的就几个小时。甚至,有时候一个前脚出,后脚就来了一个。我开始疏远她,每次在楼道里遇到她,我就一笑,再不主动说话。她也有些尴尬,踌躇着也不知道该怎么回应我了。

吴芊芊与我(刘姝彤、胡文萃饰)

2017年10月的一个晚上,她敲开我的房门给我送了一块生日蛋糕,说那天是她24岁的生日。她的脸通红,一副醉醺醺的样子。然后,紧紧地拉着我进了她的房间,给了我一个大信封,说里面装着还我的钱。她第一次告诉我,那些男人都是陌陌呀那些社交网络中认识的,她觉得男人都一样,所以,就没什么顾忌了。我突然觉得有些恶心,拿起信封头也不回的摔门走了。

很奇怪,从那天开始,我就再也没有碰到过她。虽然我们就在一个小区,一个楼道,整整三个多月一次都没见着。2018年2月7日,男友和我提出分手,那天心情低到极点,一个人去了五道口的“欢乐汇”。 我一边哭一边喝酒,一个陌生的男人向我搭讪,在酒精蛊惑里我迷迷瞪瞪的跟着他上了车,刚坐定,突然就听见一声叫骂,透过车窗我见到一个打扮妖娆的女孩恶毒的咒骂开车的男子。在她浓厚油彩里我认出了一双熟悉的眼睛,她把我从车里拉了下来,然后搀扶着我,直到男子骂骂咧咧开车离去。

第二天酒醒后我发现我已经躺在自己家的床上,阳光爬满整个屋子,温暖又安静。仔细回想起昨天晚上的事,我想一定是她,只有她才知道我的家在哪里,是她救了我。后来,我又去了几次“欢乐汇”,问了里面很多人,都说,不认识她。她就这样人间蒸发了。

吴芊芊就这样模糊在人群

2017年年底我换了工作,进入一个有名的影视公司。公司总部在鼓楼,我准备搬到公司附近住。我的东西不多,主要就是一些藏书。收拾书架的时候,发现她还我钱的信封还孤独地插在书架上,我竟然遗忘了。我打开了信封,里面有橡皮筋捆得紧紧扎扎的一万块钱,还有一张蓝色的纸条。纸条上写着:依姐,我让你失望了,原谅我好吗?明早你来敲下我的门,我们一起去吃早餐,我想一切重新开始,做一个好女孩。拿着纸条,我泪流满面,假如那个晚上我不那么冲动,假如第二天早上我能轻轻的敲响她的房门,她也许就不是现在这个样子了。

吴芊芊和她对峙的人们

2018年的春节如期而至,我回到了老家,大年初七的那天我收到了前男友的问候,而且他还告诉我一个消息,他听她的一个老乡说她春节前自杀了。得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我也站在阳台上,傍晚的夕阳有些灰暗,光线零零落落的洒在我的脸上,斑斑驳驳,很难看。前男友说了很多话,我一句也没听进去,我摸索着掏出烟,点上,像她一样的姿势。

她叫吴芊芊,活着的时候一直叫我作家,她一直想看我写的话剧,我都没有满足她,现在我终于有了机会,把她的故事放在了话剧里。所以,在话剧《杜十娘的哥德巴赫猜想》中我仍旧用了她的名字,一是为了告诉她,二是为了纪念她。

看着这出剧的时候,别忘了带纸巾,我怕你会哭。

其实,我还是怕自己哭。

带上纸巾一起去看这出话剧吧,想哭就大声哭出来,没什么大不了。

残酷青春爱情剧《杜十娘的哥德巴赫猜想》

演出时间

2018-05-25 周五 19:30

2018-05-26 周六 19:30

2018-05-27 周日 19:30

演出场馆

大麦·超剧场

票价

80元/180元/280元/380元

120元(原价80元 x 2)

270元(原价180元 x 2)

420元(原价280元 x 2)

570元(原价380元 x 2)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关于网站| 网站声明| 用户反馈| 合作伙伴| 友情链接| 联系我们| 服务收费

      Copyright ©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邮箱:rollnews@aliyun.com

      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网络110报警服务 中国互联网协会 经营性网站备案信息 中国文明网传播文明

      Top